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位面之狩猎万界 >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道门威武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道门威武

作者:闭口禅 返回目录

感谢:08a兄弟,多谢兄弟的打赏,夏天拜谢了。


※※※※※※※※※※※※※※※※※※※※※※※※


哗!


所有星宿、神灵,天兵天将,顿时大哗,无他,他们九成都是出自道门。


‘李天王’一见不好,怒声道:


“诸位仙家,莫要听他胡言,‘黄二郎’犯了天条,他已经不是道门教主了!”


‘黄少宏’仰天长啸:


“我乃道门人间教主,权柄圣人所授,你说不是我就不是吗?你让玉帝免去我道门教主之位试试,你问他敢是不敢?能是不能?”


他笑完又举着‘阳平治都功印’,再次大声道:


“本教主乃人间道门教主,但凡道门仙神,亦或享我道门香火之神灵,入得凡间,皆受本教主节制,焉能对本教主动手?你们想叛教么,快快退开!”


上面的天兵天将还没说话,‘哪吒’就第一个合枪抱拳道: 首发域名m.xbiqugela。com


“‘太乙真人’门下弟子哪吒,见过人间教主,愿受教主驱策!”


说完踩着风火轮,临空站到一旁,还朝‘黄少宏’眨了眨眼睛。


没想到第二个发声的,竟然是那十丈高的巨灵神,只见他将双斧合在一手,抱拳道:


“夸父部落‘秦洪海’早年拜在金灵圣母、斗姆元君门下,赐号巨灵,见过人间教主,甘受教主差遣!”


‘黄少宏’闻言一怔,然后亲切道:“本教主与斗姆元君义结金兰,原来你是我义姐门下,那便不是外人!”


巨灵神‘秦洪海’惊喜道:


“原来是师叔当面,咱们差点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了,师叔放心,今日有小侄在,没人能动你一根毫毛!”


‘李天王’感觉自己要疯,这是他帐下第一先锋,这都叛变了,那还混个屁啊,当即吼道:


“巨灵神,你这是要干什么?”


巨灵瓮声瓮气说道:


“俺虽在天庭为官,但先入道门,自然以道门教主马首是瞻,有什么错处?”


见‘李天王’气的说不出话来,‘黄少宏’得意一笑,朝‘巨灵神’摆了摆手:


“洪海是吧,这点小场面还难不倒你师叔我,先退在一旁,等稍侯叙话!”


‘巨灵神’躬身领命,驾云闪退一旁。


有了‘哪吒’和‘巨灵神’两个先锋神将一带头,一下就乱了,没看天王亲儿子都倒戈了么,那些道门仙神再不犹豫!


“雷公!”


“电母!”


“八极!”


“九曜!”


“十二元辰!”


“拜见人间教主,甘受教主驱策!”


随着他们的倒戈,五瘟五岳,六丁六甲,四渎龙神,所有道门仙神异口同声,拜见人间教主。


眨眼之间,除了佛门‘四大天王’,‘五方揭谛’,还有‘李天王’的直系天兵之外,玉帝派来组成天罗地网的十万天兵,至少有九万闪到了一旁。


阵眼之处,那些地仙都看傻了,只有‘武曌’兴奋的喊道:


“夫君威武!”


‘黄少宏’淡淡的道:“不是夫君威武,是我道门威武!”


他说完朝那些退开的道门仙神吩咐道:


“诸位仙神不必为难,你们两不相帮即可,看本教主挥手破敌!”


‘李天王’听到‘黄少宏’叫那些叛徒两不想帮,顿时眼神一闪,想着自己还剩一万天兵,组不成天罗地网,组成小阵应该也能破敌。


当即喝道:“儿郎们听令,随本帅破敌!”


‘四大天王’,‘五方揭谛’同时应诺。


尤其是‘四大天王’直接率领部众飞入‘两仪微尘阵’中,齐声吼道:


“黄二郎,碎我法身,拿命来!”


老四‘魔礼寿’怒声道:“还我貂儿!”


他们说的是上次斗阵之时,‘四大天王’法身降临被道门所破,‘花狐貂’被‘黄少宏’抓走的事情,双方虽然只是初见,却已经是深仇大恨!


‘五方揭谛’与‘李天王’见状都率部攻入大阵。


‘黄少宏’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大声道:“花狐貂吗?老子炖汤喝了,那叫一个鲜啊!”


‘魔礼寿’目眦欲裂,吼叫道:“那你就用命来偿吧!”说完加快速度,一马当先飞冲下来。


‘哪吒’见那上万天兵从天而降,低声提醒道:“你行不行啊?”


“瞧好吧!”


‘黄少宏’直接取出‘人种袋’,朝天上一抛,那袋口自动打开,无数气流喷射出来,将‘四大天王’、‘五方揭谛’一万天兵全都裹在气流之中吸如那‘人种袋’中。


‘李天王’一手托塔,一手拿着斩妖剑,正随着本部兵马冲锋呢,忽然之间他那宝塔发出万丈光芒,竟是自动护主,眨眼之间,所有部众消失不见,就剩下他老哥一个,骇的天王胆战心惊。


他不知道对方什么手段,顶着宝塔驾云就走,此时他想哭的心都有,十万天兵,九万倒戈,还有一万仗还没打就都没了,想想是自己鼓动玉帝出兵,这回去该怎么交代啊!


事情到了这一步,‘黄少宏’如何能让他跑了,当即心念一动,发动‘两仪微尘大阵’无数先天剑气,结成剑网,挡在‘李天王’身前。


‘李天王’不管不顾,只把‘七宝玲珑塔’防护能力催动到最大,祭在头顶,朝外急冲。


‘黄少宏’知道若不动用‘诛仙四剑’的话,凭自己一己之力,恐怕拦他不住。


当即双手掐了两个印决,朝‘哪吒’和‘巨灵神’一指,两道流光从他指尖而出,没入两人的身体。


这是两枚法力印记,有了这两个印记,便等于受了大阵主人的授权,在大阵中可以自由来往,不会被阵法攻击。


‘黄少宏’打完印决之后,朝‘哪吒’喝道:“你不是要联手揍他么,此时他那宝塔用来防御大阵攻击,不能轻动,你还不快快出手,这可是最好时机!”


‘哪吒’犹豫了一下,忽然脑海里显现出,当初身死化作孤魂,无依无靠,感受到天寒地冷的场景。


当时母亲为自己建庙,刚刚有一丝人间香火取暖,也点燃了他这个孤魂野鬼,铸就金身的希望。


可就在那时,就是前面自己的那个爹爹,亲手打碎了自己的神像,火烧了庙宇行宫,让刚刚凝聚起来的金身之基彻底破碎,也让他断了用香火与信仰铸就金身的念头。


想到这些,‘哪吒’只感觉,当年被‘玲珑宝塔’镇压而压下的恨意,再次升腾起来,隐藏伤势的后果,就是伤势更加严重,他感觉那心碎的疼痛又来了。


当即一催‘风火轮’闪电一般飞掠出去。


‘风火轮’是有名的飞行法宝,瞬间行千里,须臾至九州,那‘李天王’眼看着就要冲出大阵,可‘哪吒’只在眨眼之间,就挡在‘李天王’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李天王’红着眼睛,怒喝道:“孽障,滚开!”


‘哪吒’笑了,泪水顺着面颊留下,他在笑着哭:


“当年你拆我行宫,碎我金身法相的时候,你就这么叫我,今日你也该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