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伯府庶女要翻天 > 第二百章:不学无术

第二百章:不学无术

作者:莲叶竹 返回目录

捏完了葡萄,婉仪旁若无人地在小厮前面的衣襟上,擦干净了手。顺便偕了把油,这才吩咐:“给大姑娘送去吧!”


“是!”小厮畏惧地看婉仪一眼,随即端着托盘,飞快地跑了。


婉仪这才转身,似是才发现成安还跟在身后,懊恼地望向他:“看什么看?”


她走了几步后,又转身警告成安:“刚才的的事情,不许你说出去!要是祖母知道,我又在欺负杜芙,我一定扒了你的皮的!”


她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把成安吓得猛地一’颤抖’,他缩了缩脖子连连点头:“二妹妹放心,成安不会多嘴多舌的。”


婉仪给了他个’算你识相’的眼神,这才转过身去。


谁知抬脚才走两步,就正好撞在了一个丫鬟身上。


婉仪气急,抬脚就踢打起那丫鬟来。


那丫鬟吓得瑟瑟发抖,却不敢哭出声来,只是不住地低低哀求:“姑娘饶命!婢子再也不敢了……。”


婉仪却不住手。


那倒霉的丫鬟,趁着婉仪停手的空当,忙往成安旁边躲。 首发域名m.xbiqugela。com


成安见此,好似怕沾染上似的,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


正在这时,就听一道声音响起:“二姐!”


婉仪回头,就见杜晚熙笔直地站在那里,正愣愣盯着自己。


婉仪双手叉腰,怒目瞪向杜晚熙:“我教训我的丫鬟,你喊我做什么?”


杜晚熙默了默,这才笑道:“我半天没看到二姐,有话想对二姐说。”


“那好,咱们去我院子里说。”婉仪眉开眼笑走过来,就去揽几乎跟她一般高的弟弟的肩。


杜晚熙还从未被女孩子如此亲热地对待过,他身体莫名地一僵,脸差点儿就红了起来。


眼睛转了转后,他推开婉仪,看着成安,用成安能听到的声音,小声提醒:“二姐,避嫌、避嫌!”


婉仪妩媚地冲着他一笑,这才转身看向成安,目光冷冽:“这是我二弟,我们姐弟平时这么亲热惯了的,你别误会。”


她嘴里说着,心里早已忏悔起来:二叔二婶对不起,请你们不要怪我坏了二弟的名声。再说谁让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此时闯过来的?


再说成安,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伏后,这才皮笑肉不笑地感叹着:“你们姐弟俩感情真好!”


婉仪很是无语,说这成安老实吧?可是在她瞪他,戏弄小厮,后又追打丫鬟的时候,他居然毫无惧意,这可不是一个老实人的反应;


说他有心机吧?此人真的是心机深沉。任哪个正常人,见未婚妻当着自己面调戏小厮,都会生气的。可他居然隐忍着不动声色。这分明就是不把婉仪放在眼里,却只是出于某种目的,非娶不可的心态。


当然,这不可能仅仅是皇命。


因为这成安,压根就没把婉仪,当成过自己的未婚妻而已。要不然,是个真正把对方放在自己心上的人,见了这副场景,都不会如此淡然处之的。


有疑惑的不只是婉仪,还有杜晚熙。


因为他今天刚好休息,父亲就让他来看着二姐点儿的。


谁曾想,一来就见到了这一出。


他凭直觉断定,这福郡王将来一定不是池中之物;并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心里,一定把二姐当成了自己的猎物。


杜晚熙想到此,就遍体生寒:二姐那么好一个人,这个混蛋到底是打着什么目的?非要娶二姐不可呢?


这样想着,他看向成安的眼里,就带了些怒火。


成安装作看不懂的样子,望向杜晚熙:“杜二弟,听说你现在在柳将军门下,你真厉害!小小年纪就能得柳将军的赏识,真是了不起!”


杜晚熙一撇嘴:“福郡王过谦了,我只是投到了柳将军门下兵营,现在还只是一个新兵而已,离得将军的赏识,还差得远呢!”


成安却一本正经地夸道:“杜二弟那次在宫宴上的壮举,是有目共睹,简直令人刮目相看。再说杜二弟小小年纪,就不怕苦累地投身军营,实在令我望尘莫及。”


杜晚熙眨眨眼,弯弯嘴角望向婉仪,一本正经地问她:“二姐,啥叫望尘莫及?”


他又嬉皮笑脸的看向成安:“福郡王,晚熙只是一粗人,又不爱读书,是以并不明白福郡王的意思,还请福郡王勿怪。”


不待成安说话,婉仪就已经开口,认真地跟杜晚熙解释起来:“望尘莫及的意思,就是看见灰尘了,不要去触摸它。”


“哦!”杜晚熙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转头看向成安:“多谢福郡王提醒,福郡王有才有学,说出的话就是不一样。”


成安憋着笑意,摆摆手:“杜二弟过谦了。”


没想到,婉仪闻言不高兴起来,她皱眉逼视成安,狠狠质问:“你是不是在笑我,我解释错了?”


成安忙摇头摆手:“没有、没有!我怎么敢取笑杜二妹妹?”


“你胡说!”婉仪双手叉腰,跺脚反驳:“你没笑,那你刚才弯嘴角干什么?”


“我真的没笑,杜二妹妹解释得没错。”成安着急辩解。


“不!你就笑了!”婉仪不依不饶的,还借故狠狠给了他一脚。


只踢得成安下意识地就去揉腿,眉头抖动了几下后,掩饰住了眼里那一抹一闪而过的恼怒。只是装作越发小心翼翼地样子,好似生怕再次惹怒了婉仪似的。


正在这时,阿萝端过来一杯茶。


婉仪直接拿过茶,就泼在了成安脸上,随即拉着杜晚熙,气呼呼地走了。


这里,成安抹了一把脸上的茶水,望着婉仪远去的背影,笑了:“有趣,这个女子真有趣,我田成安要定了!”


至于她的所谓不学无术,成安知道,她是装出来的。


毕竟能让金口玉言的皇上改了口风,依旧还她嫡女身份,能是这么不学无术,又刁蛮任性的人办得到的吗?


成安这么想着,又定定站了会儿,暗暗握紧拳头,这才转身离去。


等回到老郡王妃身边。


老郡王妃问他:“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杜二妹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