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829章 曾经那个少年

第829章 曾经那个少年

作者:无能的王 返回目录

离开时憧憬梦想,归乡已满身风霜。


加尔鲁什独自一人躺在元素高地,嘴里叼着草叶,眯着眼睛望天。


被萨尔从祖母身边带走,带着对父亲的释然加入了北伐诺森德的大军,崛起于大地的裂变,最后掌权部落。


加尔鲁什风光过。


沉迷于正统部落的荣耀,一步步走到众叛亲离的地步。


加尔鲁什怨恨过。


然后钢铁之王找到了他,问他想不想重来一次。


当然!


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加尔鲁什虽然没有这么说,却是这么想的。


长达七年的囚禁,并没有消磨他的意志,反而坚定了这位部落大酋长复仇的心。 首发域名m.xbiqugela。com


为此,他不惜与世界通缉犯钢铁之王合作。


然后……


然后加尔鲁什明白了什么是眼界决定境界。


被整个艾泽拉斯畏惧的钢铁之王,被所有阵营领袖咒骂为疯狂野心家的那个男人,居然是一个全心全意拯救世界的大善人?


加尔鲁什在帮助钢铁之王征服异世界的过程中,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在联盟与部落看不见的地方,钢铁之王斩杀着一个又一个对艾泽拉斯充满恶意的敌人。


在恶语中伤与包围敌视中,钢铁之王从异世界吸食血肉,修复着艾泽拉斯的创伤。


然而一切只是徒劳。


即使加尔鲁什“不善思考”,也看得出来,钢铁之王被“世界”针对的。


他的失败注定发生在并不遥远的将来。


因为他想拯救的,正是那些反对他的。


所以对于钢铁之王孤注一掷放弃所有的基业进行这次远征,加尔鲁什并不感觉意外。


全面撤出艾泽拉斯,再集结两个被征服世界的力量,这一支强大却后续无力的军队理所当然的镇压了破碎的半个德拉诺。


只能说回家的感觉,其实并没有那么好。


加尔鲁什并不了解什么时空驳论,也不关心为什么祖母身边会有一个年轻时候的自己。


但是看到年幼的“加尔鲁什”试图用武力从盖亚祖母那里获得肯定,加尔鲁什突然就火冒三丈,冲出去就是一套军体拳将自己的“幼年体”暴揍到昏迷。


看热闹的玛格汉兽人本来就对钢铁之王保持着猜疑与敌意,纷纷掏出武器围了上来,然而盖亚祖母却制止了他们,并且希望单独与钢铁之王的使者谈话。


当加尔鲁什正考虑着如何与自己的老祖母瞎扯淡的时候,盖亚祖母仅仅用一句话就击穿了他的心防。


“加尔鲁什,是你吗。”


情绪崩溃的如此令他猝不及防。


等加尔鲁什回过神时,他已经跪倒在地,紧紧抱着祖母的腰身哭成了傻子。


盖亚祖母一句话也没用问,只是安静的看着“苍老”的孙子。


漫长的岁月已经改变了加尔鲁什的容貌,棕褐色的皮肤也在岁月的侵蚀下变得苍白。


此时的加尔鲁什单纯看外貌,比盖亚祖母更加的年长。


可是在亲人面前,他依然是那个渴望关爱的孩子。


所以释然就在一瞬间。


“卡洛斯,那个小崽子一定要去艾泽拉斯吗?”


“玛格汉兽人可以留下,看在你多年功勋的份儿上。但是艾泽拉斯一定要有一个加尔鲁什,你明白的。”


钢铁之王应允了属下大将的请求,盖亚祖母的玛格汉部族可以不被驱赶,但是“加尔鲁什”必须离开德拉诺,完成他应有的命运轨迹。


“我去,行吗。”


漫长的沉寂后,钢铁之王点了点头。


“我会为你准备改变容貌的魔法。”


耐奥祖最后的疯狂撕碎了德拉诺的大地,也杀死了这颗星球的元素之灵。


加尔鲁什在服用了钢铁之王为其准备的魔药后,便解下盔甲来到了元素高地。


按照钢铁之王的说法,位于纳格兰的元素高地是破碎的德拉诺最后的元素聚集之地。


他只需要安静等待着被雷劈就可以。


加尔鲁什不是没有被雷电魔法击中过,但是躺在地上等雷劈,依然是一种新奇且无聊的体验。


就这样,在烤食了三只塔布羊之后,加尔鲁什终于睡着了。


然后,一整酥麻的感觉袭来,紧接着是轰隆的爆音。


加尔鲁什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雷劈过了。


苍老的外貌在魔法的神奇作用下焕然一新,找了处小水坑低头一看,加尔鲁什发现自己的容貌似乎回到了年轻时代。


唯有体内蓬勃的力量与多年征战留下的技巧没有变化。


稚嫩的外表,苍老的眼神。


这就是此时的钢铁军统帅,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嘴里叼着草叶,闭着眼睛假寐。


加尔鲁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抉择。


权力,地位,力量,他已经都得到了。


不是已经决定向所有背叛他,伤害他的家伙复仇吗?


不是已经决定重铸正统部落的荣光了吗?


不是已经决定了吗?


为什么自己会替代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去蹚浑水。


加尔鲁什不明白。


或者说他不愿意明白。


其实加尔鲁什是明白的。


甚至可以说是跃跃欲试的。


他,加尔鲁什,与古伊尔是同龄人。


或许古伊尔要比自己大一岁两岁。


但是所有人都将加尔鲁什视为萨尔的晚辈。


加尔鲁什内心深处渴望的,他自己都不敢承认的,恰恰是萨尔的认同。


没有人知道,当古伊尔出现在奥格瑞玛,出现在敌军阵营时,加尔鲁什的心有多痛。


是你把部落交给了我,是你让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是你,把我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按照你说的去做了,你却告诉我,这一切是个错误!


加尔鲁什不敢继续去思考,他不想将一切思考清楚,自己到底是为了盖亚祖母,还是为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不甘。


反正他已经决定了,要重新走一遭艾泽拉斯。


“加尔鲁什,你果然在这里!”


一个稚嫩的声音大声的喊道。


来的是纳兹格林,一个放羊娃。


一时间,加尔鲁什呆住了。


这个与自己一同前往艾泽拉斯的兽人,与自己一样,一步步从一个小兵成长为一位将军,然后遵守自己的命令,最后战死再奥格瑞玛。


前尘往事如云烟,忽然又浮现在眼前。


加尔鲁什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嗨,朋友,好久不见?


“别偷懒了,盖亚祖母召集大家,那个钢铁之王派人来召集大伙了,赶紧跟我回去。”


千言万语最终汇聚成了一个字。


“哦。”


以前,总是加尔鲁什滔滔不绝的讲,纳兹格林默默的听。


这一次,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