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高岭之花首辅大人追妻 > 第36章 我叫不出来

第36章 我叫不出来

作者:陆娇谢云瑾 返回目录

因为四小只晚上吃了一碗粥,又吃了红豆糕,陆娇不打算让他们多吃,所以她望向四胞胎说道。


“今天不能再吃了,吃多了要拉肚子了,明儿个再吃,快和小宝哥哥去玩。”


谢小宝立刻带了四个小家伙去堂屋玩。


陆娇则把卤好的猪下水分了分,又把猪头放进锅里接着卤,猪头要多卤一会儿才会入味。


等到灶膛的火烧旺了,陆娇去东卧房和谢二柱说道。


“二哥,能请你帮个忙吗?”


谢二柱赶紧站起来,望着陆娇说道:“三弟媳想请我帮什么忙。”


“这天天气太热,卤好的猪下水不好放,所以我想送些给今天帮我们家的人,等二哥送完了也带一份回去让二嫂大丫二丫尝尝。”


谢二柱听了立刻摆手:“不用给我,给三弟和孩子们吃吧。”


陆娇笑:“还有猪头呢,他们不缺吃的,二哥放心吧。”


谢二柱还想再说,谢云谨开口了:“二哥帮我们良多,给你你就拿着,不过要小心些,别害了二嫂和大丫二丫。” 首发域名m.xbiqugela。com


他这话是提醒谢二柱,别让谢家人发现,若是让他们发现二嫂和大丫二丫偷吃,那一家子能把他们吃了。


谢二柱苍老的脸一下子苦了下来,想想妻子和两个女儿,心里就难受,有时候他真想不管不顾的分家,不过他心知肚明,那是不可能的,他爹他娘就指着他们一家子做苦力活呢,怎么可能放过他们这样的苦劳力。


他若是强行分家,以他娘的性子,不把他的名声闹臭了不死心。


这样的话,村子里只怕容不下他,谢家村人是绝不容许人闹得太过败坏名声的。


三弟能分出来,也是因为他受重伤,那一家子不愿花钱,才顺利分出来的。


谢二柱正想得入神,陆娇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二哥,那麻烦你帮我送一下,我都分好了。”


“行。”


谢二柱起身往外走,后面谢云谨眯眼目送着离开的两个人,这个女人的存在,于他们这一家子来说都是好的,她就像光一样照亮了他们。


陆娇一共弄了四份出来,一份隔壁二奶奶家的,一份村长家的,一份是那许家的,另外一份就是谢二柱家的。


谢小宝眼见谢二柱往他家送卤味儿,赶紧跑回家去了。


陆娇看天色不早了,带着四胞胎往东卧房走去,一边走一边叮咛他们四个。


“天色不早了,赶紧睡觉。”


先前她替四个小家伙简单的擦洗过身子又上了药,今晚先将就一下。


陆娇把四小只抱到谢云谨床上的时候,小四宝忽地伸出手搂着陆娇的脖子说道:“娘,今晚我跟你睡。”


三胞胎生气的瞪着小四宝,哪哪都有他。


陆娇却不同意,她一直睡在东卧房地上,地上有湿气,小孩睡了不好。


“我还要卤猪头呢,你们先睡。”


小四宝眼皮都快要粘起来了,还嘀咕:“那我等你啊。”


陆娇摸了摸他的头:“行了,快睡吧。”


二宝三宝睁着杏眼望着陆娇,忽地开口道:“娘,明儿个吃那个卤的那个?”


陆娇一听就知道他们想吃卤肉,点点头:“行,等你们醒了就吃。”


二宝三宝四宝欢呼:“那快睡觉。”


陆娇把四胞胎安置好后,望了一眼谢云谨道:“我去卤猪头了,有什么事叫我。”


“行。”


陆娇望了望谢云谨精致冷然的眉眼,再望了望大宝,真的是如出一辙,无语。


她转身就走了出去,后面二宝三宝四宝很快就睡着了,唯有大宝睁着眼睛躺在他爹身边,睡不着。


谢云谨虽然身子虚弱,却奇怪的没那么困,他很困惑,按理今天他折腾了那么一通,要好长时间才能恢复一些精神。


最起码昏过去两三天才能醒,但没想到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就醒过来了,他身子这么好吗?


谢云谨百思不得其解,眼见着儿子没睡,温和的问:“大宝怎么不睡?”


大宝双手往脑后一叠,一脸愁苦的说道:“他们都叫娘了,我叫不出口。”


谢云谨挑眉,四胞胎叫陆娇娘他不阻止,不愿意叫,他也不强迫他们。


这一切都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他不会强求孩子的。


“自然叫不出就不叫,顺其自然,等哪天想叫了再叫。”


大宝小脸放松了一些,他掉头盯着谢云谨:“爹,你说她会一直这样好吗?”


谢云谨其实更愿意孩子们心中阳光一点,所以他眉眼温和的说道:“既然改好了,应该一直这样好。”


“嗯,那就好。”


陆娇不知道这父子二人的深交,在厨房把猪头给卤了,卤到一半的时候,想起一件重要事,谢云谨的药没喝呢,赶紧把早上煎好的药取出来热一下。


等她把药端进东卧房的时候,谢云谨正要睡,余光里看到胖胖的女人眉眼明朗的端了药进来,那神容竟无端让他觉得温暖。


不过往上移对上这张脸,谢云谨的脸色就冷了,虽然知道眼面前的女人不是原来的那个她,但看到这张脸,他还是觉得厌恶。


哪怕那个女人不在了,他还是觉得深恶痛绝,若不是她,他怎么会瘫痪成床,虽然这有些迁怒,他却控制不住自己。


当年他遭人暗算,这个女人身为一个姑娘就那么不管不顾的闯进了他的房间,他当时被药物控制迷迷糊糊中,根本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


结果醒过来,看到身边躺着一个肥胖的女人,还一脸痴迷的望着他,当时的他眼发黑的差点昏死过去。


事后这女人还怀孕了,他没办法只能娶她,本想着,成亲给她一个名份,以后远着些就是了,没想到成亲当晚,这女人看他不动,上手就扒他的衣服。


谢云谨想着从前种种,从心底涌起厌恶憎恨。


陆娇端了药进来,看男人本来眉眼很温和,可一瞬间的功夫就变了脸,那阴沉戾寒的样子,令人控制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陆娇忍不住在心里吐糟,这位可真是大爷,好吃好喝的侍候着,还动不动冷脸,大爷,你快点好起来吧,好了赶紧分。


陆娇想着决定,明天在五两一副的药里再加两味好药,灵芝和党参。


“喝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