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高岭之花首辅大人追妻 > 第291章 真是让人讨厌

第291章 真是让人讨厌

作者:陆娇谢云瑾 返回目录

第291章真是让人讨厌


门外一堆人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谢云谨。


谢云谨后面跟着胡县令,还有许县尉,扬县丞,彭主薄和赵捕头等人。


先前谢云谨听到林东说了韩同之妻杜兰珠为难陆娇的事,不放心后院,让林东一直盯着后院。


所以宴席厅内一发生事情,林东就知道了,他赶紧跑去前院禀报了谢云谨。


谢云谨二话不说站起来往后院走,因谢云谨是陆娇相公,陆娇今天是胡家贵客,所以谢云谨也被胡家当成贵客,和胡县令等人坐一桌。


谢云谨一动,胡县令等人看到他的动作,下意识的站起身跟着他的身后一路往后院走来。


路上,谢云谨简单的和胡县令说了一下后院的情况。


胡县令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尤其是听说长媳的那个妹妹竟然出来指认陆娇捡了南珠,这姑娘脑子是不是有病,那是她姐的救命恩人,她怎么就说得出口的。


许县尉听到事情的经过后,倒是没生气,和谢云谨说道。


“不就是一颗南珠吗?我去和清音说,以后再找一颗给她就是了,陆娘子喜欢送她就是了。” 首发域名m.xbiqugela。com


谢云谨脸色极其阴沉的望了许县尉一眼,沉声说道:“我家娘子不是那种捡了南珠不还的人,她虽然是乡下人,但还不至于眼浅到看到一粒南珠就捡起来藏着。”


谢云谨说完一眼都不想看许县尉,带着人一路去了后院。


后院宴席厅里,一众女眷看到男人过来,全都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谢云谨踱步往陆娇面前走,李玉瑶赶紧让开,她满脸愧疚的望着谢云谨说道:“谢秀才,对不起,是我们胡府失礼了。”


谢云谨并没有理会李玉瑶,一双黑眸望向了陆娇,温声开口道:“你没事吧?”


陆娇看谢云谨沉稳的神色,半点没有怀疑她的样子,她本来气恼的心,忽地就平静了许多。


她笑望着谢云谨摇头:“没事。”


就在刚才,她听到许清音肯定的话后,悄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荷包,发现荷包里有一粒圆形的珠子,应该就是许清音让人放进她荷包里的南珠。


陆娇今儿个赴宴,是真的没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所以根本没多留意身遭的事。


毕竟今天这场上没多少人认识她,谁会栽脏陷害她啊。


可偏偏就有。


原来陆娇不明白许清音为什么要害她。


不过看到谢云谨出现,许清音那气恼的眼神,她忽地明了了,这女人也看上了谢云谨,所以才栽脏陷害她。


陆娇掉头望向谢云谨,这张脸到底要给她带来多少祸事啊,她都想和场上的人大声的说,自己和谢云谨和离了,以后他的事不关她的事了,所以别再栽脏陷害她了。


不过最后陆娇还是忍住了,因为她就算说了,也不代表以后就没麻烦事。


人在江湖走,怎能不挨刀啊。


谢云谨的眸光上下打量陆娇,确定她没事,才转身望向对面的许清音:“许小姐想搜我家娘子的身,我就想问问你,谁给你这样的资格?我娘子一不是犯人,二不是你府里的奴婢,你凭的哪一条搜我家娘子的身。”


许清音被谢云谨咄咄逼人的气势给震住了,弱弱的说道:“可是我的南珠被她捡走了,那是我爹送我的,我……”


许清音话未完,许县尉开口了:“胡闹,不就一粒南珠吗?陆娘子喜欢送给她就是了,你闹什么闹,回头爹再想办法送你一粒就是了。”


许清音听了许县尉的话,眼神闪了闪,笑着对许县尉撒娇道:“爹,这可是你说的啊,那我就不跟陆娘子要了。”


这话说得就好像陆娇捡了她的南珠一般。


谢云谨周身寒凛,许家这一对父女真是有够讨厌的。


许县尉倒不是有心算计陆娇的,不过就是自以为是,以为一粒南珠没什么了不起,他却没深想,若是今日陆娇不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这难听的名声可就落到她的头上了。


谢云谨眼神漆黑深幽,阴沉沉冷嗖嗖的望着许县尉说道。


“许县尉是想坐实我娘子捡了你们家南珠的事实吗?”


他一说,许县尉蓦的想明白自己的做法有些不妥。


谢云谨没理他,掉头望向室内的女眷说道:“既然南珠是在主桌这边不见的,按理这主桌上的人全都应该搜,难道因为你们有钱就可以不搜,我们家穷就要被搜身吗?”


他脸色阴骜至极,一侧胡县令飞快的开口道:“既然要搜,这一桌就全都搜。”


宋夫人接到胡县令暗示的神色,立刻站起身阴沉着脸开口道:“那就从我搜起吧。”


县令夫人都要搜身了,其她人能说什么。


谁也不敢吭声了。


这时候,陆娇站了起来:“其实不用那么麻烦。”


谢云谨看陆娇站出来说话,就知她此时定然有什么主意,退后一步让开来,让陆娇说话。


陆娇踱度走到谢云谨身侧,望着对面的许清音说道。


“我感觉许小姐似乎在针对我,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针对我?”


陆娇一说,宴席厅女眷也都感觉到许清音在针对陆娇,个个奇怪的望着许清音。


按照道理,许清音和陆娘子应该没什么过节才是,人家毕竟才过来清河县。


这到底怎么回事?


众人正猜测,陆娇再次开口了:“许小姐一口咬定我捡了南珠,似乎肯定南珠就在我身上,但我明明没有捡南珠。”


“先前许小姐还想让人搜我的身,我怀疑许小姐是想借着搜身的机会,把南珠放到我的身上,可现在她还没来得及搜身,所以我怀疑南珠此时还在许小姐的身上。”


陆娇一说,宴席厅内不少人脸色变了,个个望向了许清音。


许清音脸色立刻变了,恼火的瞪着陆娇道:“你胡言乱语什么呢,南珠怎么可能在我身上,南珠分明在你身上。”


“我觉得南珠现在应该还在你的身上,因为你还没来得及让人搜我的身,也就是没机会把南珠放到我的身上,所以要搜身应该先搜许小姐的身,确定许小姐身上没有南珠,才可以搜我的身。”


许清音听了陆娇的话,心里忍不住冷笑,南珠分明就在你的荷包里,还在我身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