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我必将加冕为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先遣军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先遣军

作者:空痕鬼彻 返回目录

圣徒历一百零一年五月十七日,十七点三十五分,黑礁港。


血红色的夕阳泼洒在硝烟未烬的港口,将涌上滩头的浪花都染成了灿金色,尽情“烧灼”着这座烟火冲天的城市。


当战斗终于彻底落下尾声,四艘悬挂着蓝底星环旗的“海盗船”纷纷用旗语下昂港口传递了停泊的信号,缓缓地开始向岸边靠拢。


怀揣着无比忐忑的心情,黑礁港的民兵军官和议会议员们纷纷聚集在码头前,竭尽全力的想要拿出几分友好的架势来“迎接”这些救了他们一名的友军,但怎么看怎么都是异常的紧张,精致的大衣下都藏着上了膛的手枪——有的还不只一把。


但实事求是的说,毕竟自由邦联在冬炬城召开的议会才刚闭幕半个月,再加上帝国大军围城,消息闭塞的黑礁港当然不可能知道那面星环旗究竟是哪方势力的旗帜…心怀警惕也在所难免。


当四艘帆船终于缓缓驶入港口,原本还紧张万分的黑礁港民众立刻松了口气,表情中甚至还多出了几分错愕和轻蔑。


毕竟四艘都是体量极小的三桅帆船,又是被拿来走私的海盗船,外表基本可想而知:


破破烂烂的船帆,满是“战损涂装”的两侧船舷,几根破木头,用铜条一圈圈箍住的船桅杆,上面绑着用渔网缠成的缆绳,通体满是咸腥恶臭的“战舰”,只有可怜的六七门舰炮,十八磅级的“主炮”更是四艘战舰才凑得出一门……


在亲眼看到了自己“救命恩人”的真实样貌后,在场几乎所有黑礁港议员和军官们脑海中不约而同的冒出了同一句话:


就是这些“威武雄壮”的战舰,吓得上万人的帝国大军心惊胆裂,狼狈逃窜?


但这份刚刚升起的几分轻视之心,很快就在突然响起的军号声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记住网址https://m.xbiqugela。com


“风暴师——列阵,前进!”


数百名穿着统一红黑色军装,长枪上肩的线列步兵两人一队,前后保持着三步距离,整整齐齐的同时从四艘战舰的甲板上走下,雪亮的刺刀在夕阳下异常的刺眼。


这些线列步兵们在下船后没有立刻放下行囊,而是快速在码头上展开阵型,组成了前后排列的八个空心方阵,随后位列中央的士兵一齐转身彼此面对,手中步枪上举,刺刀左右交叉,汇聚成一条“钢铁通道”。


在卫兵连的簇拥下,神态俊朗,穿着崭新校官军装的克洛维军官背着双手,器宇轩昂的迈步从通道尽头向黑礁港走来。


在他的右后方,一个只到他腰侧的女孩儿吃力的举着一面蓝底星环旗,昂首挺胸迈着一板一眼的步伐,肩负起掌旗官的职责。


在他的左前方,是一名身材瘦削,穿着与其他普通士兵无异的年轻人;尽管戴着副十分特别的单片眼镜,可依然让人会下意识忽略他的存在。


“克洛维陆军校官,风暴师第一线列步兵团团长,阿列克谢·杜卡斯基中校到!”


随着那位戴了副单片眼镜的青年中气十足的呼喊,这只杀气阵阵,充满威慑力的“仪仗队”终于在黑礁港众人十步之外的位置停了下来。


感受着无数双朝自己刺来的视线,那位“第一线列步兵团团长”微微昂首故作傲慢,视线下意识的瞥向自己左前方,轻轻咳嗽了几下。


于是不等黑礁港众人开口,青年便主动上前半步:


“非常感谢黑礁港诸位的隆重欢迎,我们是白鲸港守备军团,自由邦联先遣军——奉守备总司令与邦联至高议会的命令,在主力部队抵达前增援黑礁港!”


“正如刚刚提到的,在我身后的这位就是阿列克谢·杜卡斯基中校,本次先遣军的最高指挥官,代表已经被授予邦联自由军团总参谋长一职,白鲸港守备总司令的全部意志,大家完全可以将他视为总司令本人!”


将伸出的左手按在胸前,温文尔雅的年轻人淡淡一笑:“至于我,则是中校大人的副官,负责处理一切军事之外的行政与日常事务,有任何想要了解的情况,都可以向我问询。”


“陆军上尉艾伦·道恩…诸位叫我艾伦就好。”


就在青年称是自己副官的一瞬间,阿列克谢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下。


……………………


时间倒回到四十分钟,也就是战舰即将停泊在黑礁港港口之前……


“什么?您要我穿上您的衣服然后…假扮成您自己?!”


死死盯着眼前面无血色,却还在强撑着假装已经不晕船了的总司令,表情怔住的阿列克谢满脸错愕,怀疑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


“不不不…你还是误会我的意思了。”看着发懵的阿列克谢,轻笑了一声的安森摇摇头,解释道:


“你还是你,莉莎还是莉莎,士兵们还是士兵,海盗们…呃,他们已经是自由邦联的海军了。”


“那您呢?”


“我…是你的副官。”


“副官?!”


阿列克谢惊愕的脱口而出,凸出的眼球让人担心它会不会下一秒直接从里面掉出来。


“没错,副官!”


安森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指着自己的胸口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副官,艾伦·道恩上尉。”


“至于你——自由邦联先遣军总指挥,风暴师第一线列步兵团团长,阿列克谢·杜卡斯基中校!”


“第一线列…那不是……?!”


“法比安中校的掷弹兵团,我知道,但这只是因为我们风暴师成立之初就有些问题,放在其它常备军你的第二步兵团就该是第一线列兵团。”安森摆摆手,表示这个不是问题得重点:


“那个先遣军总指挥的头衔也一样,主要是确保对方会对我们保持足够的重视,为之后接管黑礁港的城防打好基础。”


毕竟帝国大军兵临城下,而且也已经在防线上打开了一个缺口,破城只是时间问题;这种情况,安森当然不可能把希望寄托在黑礁港身上,夺权和接管防线都是必须的。


更直白一点儿说,就是安森觉得虽然自己的计划绝对完美,而且万无一失,但黑礁港…大概率不太能轻易接受。


因此在态度上就必须强硬,而且要强硬到仿佛对方只是自己的下属和附庸,要让黑礁港坚信援军已经近在眼前,随时都有可能抵达。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您一定要假扮成我的副官呢?”阿列克谢依然一头雾水:


“以军团总司令的身份直接要求黑礁港交出兵权,岂不是更加容易——而且您还有自由邦联授予的总参谋长一职,完全有资格接管黑礁港的城防。”


“理论上没错,但实际上呢——我们能指望一群帝国人,心甘情愿的服从克洛维人指挥吗?”


安森摇了摇头:“即便他们愿意接受,我们也得做最坏的打算,防止某些意料之外,但仍有一定概率的突发情况。”


“最坏的打算?”


“你觉得如果城外那位伯纳德·莫尔威斯大人知道我就在黑礁港,手中只有四艘破船和一个步兵团,他会做什么?”


“他……”


阿列克谢先是一怔,紧接着眉头微蹙:“您认为城内有帝国的眼线?”


“连冬炬城都能被他们悄无声息塞进去两千多暴徒,近在咫尺的黑礁港又怎会例外?”安森轻笑声,惨白的脸上露出了一闪而过的轻蔑: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猜错了——但这种事情还是谨慎点儿比较好,亲爱的阿列克谢,你觉得呢?”


阿列克谢什么都不觉得,只想发出一声来自肺腑的呐喊。


“为什么是我?”


他死死地盯着安森,生怕从他的脸上微表情中错过某些细节:“这么重要的任务,法比安还有他的掷弹兵团,难道不比我…比我们所有人都合适?”


整个风暴师上下所有人都清楚,掷弹兵团…也就是风暴师的前身风暴团,是安森亲手组建的部队,无论装备还是待遇都仅次于莉莎·巴赫的卫兵连;担任团长的法比安中校,更是仅次于参谋长卡尔·贝恩的绝对亲信。


急行军救援黑礁港,还要提防各种无法预测的风险,坚守城市直至主力军团抵达…这么重要的任务,在过去根本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交给掷弹兵团的。


“法比安中校有他的任务,而且我也不觉得你们谁比谁更合适——何况自从师里的公款彻底实现了财务自由,除了战术模式有区别,装备上大家不都是已经统一了么?”


安森耸耸肩,很是热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而且我一直觉在整个风暴师上下,阿列克谢你是第三个真正关心我的人——顺便一提,莉莎是第二。”


“第三?那第一是…爱是谁是谁,我不在乎!”阿列克谢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表情重新认真了起来:


“我只在乎一件事——您的计划究竟是什么?”


听到这句话,原本表情随意的安森先是一惊,旋即露出了欣慰至极的微笑——笑得让阿列克谢再次打起了冷战。


那副表情,该怎么说呢……


就像是所有的老板们,在听到员工在快下班前主动询问“还有什么需要做的”时的模样。


……………………


“自由邦联先遣军?”


死死盯着手中的情报,伯纳德·莫尔威斯猛地抬起头,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灰头土脸的传令官:“你确定?!”


“千真万确,大人!”


传令官拼命的点头,生怕对方有所怀疑:“这是我从一个冒死从缺口逃出来的士兵那里得到的情报:他确确实实看到了对方从港口下船,又听见那些黑礁港的民兵这么称呼进城的部队!”


“他们穿着克洛维人的军装,为首者也确确实实是克洛维的军官,但举的却不是克洛维的独角兽旗,而是蓝底星环——据说是自由邦联的旗帜!”


“自由邦联?这才过去半个月,已经连旗帜都有了么……”


伯纳德有些失神的自言自语,原本以为这帮废物点心一样,还蛇鼠两端的叛徒就算能成功举办会议,最多也就是商量好各自的势力范围,确定一堆根本没人会遵守的“盟约”,最后再口头上保持“利益一致”,“攻守同盟”,实则准备互相看对方丢人现眼。


但现在对方不仅成功了,甚至拥有了共同的旗帜,甚至能以它的名义派出一支军队——效率之高,简直不想是他们能办到的事情。


“你说他们都穿着克洛维的军装,那具体有多少人?”


“不是很清楚,那个士兵只是远远的看见了,并没有离的足够近。”


传令官如实答道,但当他捕捉到伯纳德不快的脸色,又飞快的改口道:“六百…或者八百,总之绝对不超过一千人!”


“只有不到一千人?”伯纳德微微蹙眉,若有所思的眺望向黑礁港城市的方向:


“而且没有打克洛维的独角兽旗?”


“没有!”传令兵信誓旦旦道,今天只有这个情报他能确保百分百的无误:


“而且就在十五分钟前,黑礁港也在市中心议会楼顶挂上了那面蓝底星环旗!”


“那也就是说,现在黑礁港内除了已经快弹尽粮绝的民兵,就只有不到一千名克洛维士兵,外加那四艘反水的海盗船?”


伯纳德的目光有些出神,一个尚且还很粗浅的计划开始在他的脑海中慢慢成形;原本还因为自己判断失误而懊恼不已的总管大臣,突然意识到局势正在朝对自己十分有利的方向前进。


“通知炮兵部队,尤其是骑兵炮…让他们尽快做好准备;还有骑兵,傍晚之前在军营外集结,等候作战命令!”


“是!”


传令官应声答道,转身朝外走去;直至快要出门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大人…特地要在晚上集结部队,您是准备再组织一次夜袭吗?”


“不,当然不是。”


伯纳德的脸上露出了信心十足的微笑,嘴角微微勾起得意的弧度:


“你不明白…今晚,我们不攻城。”


“今晚,我们要亲眼见证黑礁港自己攻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