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 第1791章 卷战事的二仙

第1791章 卷战事的二仙

作者:孤风寂 返回目录

钟离权看向张果,“张老以为如何?”


张果摇头,“我等各有缺陷,分则不能成大事,也不瞒你,我在北方就是随便溜达,各位想必也差不多。”


钟离权叹道:“我在南高,本想度南高王成仙,可惜他的因果功德始终不足,多年来止步不前,我还不好说,只能整天吃吃喝喝的打混。”


张果抚须感慨,“佛门当兴可不是虚言,天数既定,便是师尊也只能从旁敲打些零碎,无法阻挡。”


钟离权做手势,“我在想,是不是还差一脉。”


张果会意,“三师叔那边在地府,大约得等时辰到了,才会上来帮忙,谁叫关系不好呢。”


“罢了,天意难测,还是继续去撞缘法吧。”


钟离权拱手致意,然后乘扇子飞走了。


张果一跃躺在毛驴背上,悠闲的喝着酒,任由毛驴前行。


……


他们走了,地上冒出一个鬼影,稍待片刻这才消失。 首发域名m.xbiqugela。com


地下,鬼王向同伴通报,八个碍事的家伙走了。


他们不知道那是八仙,但看到他们(仙气)就不舒服,感觉被他们克制。


这才耐着性子,没有动手。


现在他们都走了,可以动手抢宝贝了。


而鬼王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他最为迫切。


想要的不仅仅是那法宝魔剑,还有修炼的功法,可以像一样白天行动无碍。


因为在他看来,山崎跟他一样,都是鬼。


……


鬼王推算着带同伴,三个飞天僵尸,两个生翅骨魔,土行钻地寻找山崎。


却是一头撞进了阵法里,当真是惊得大吼,急得大叫!


无它,他们发现同伴不见了,只剩下他们一个。


他们还在冒烟,浑身沐浴在,达到破魔祛邪效果的月华星光之中,浑身滋滋的在冒烟。


法力不断消耗,身体痛苦不堪,心中慌乱无比,没头苍蝇般乱飞,却找不到出路。


绝望之下,各自冷静下来,不惜法力的各显其能,试图找到破绽与出路。


鬼王的玄鬼幡,七套七七四十九根幡旗展开,三百多只旗中几百万只鬼,蜂涌而出,成群结队,铺天盖地的寻找出路。


三个飞天僵尸则都是以法相天地变得巨大,并且展现了三头六臂之能,手持各种兵器挥舞,寻找破绽。


两名骨魔同样如此,不过用的是骨质武器,眼看无用还放出了白骨剑,只是离手就没了。


……


他们碰上的是以法宝星辰棋盘,加上三百六十枚星辰棋子为基础的六合星辰大阵。


六十枚星辰棋子正好布成天干地支阵,时空轮转不休,金仙进去也得晕。


想破阵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强攻。


这法宝祭炼超过一甲子了,虽说每月只炼一次,但一次收集方圆几百万里的月华星光。


星辰之气多得,可以让大阵膨胀,容纳直径十多万里的立体空间。


法相天地光高大到超过十万里都不行,强攻这个办法一般神仙都是别想了。


第二就是得找到规律,不过天干地支轮转不休,每个阵中每一轮才能体会一次。


六个阵转换,简单说若是调到以天为单位的快速转动,几十年也别想看完一个完整的运转。


对这六个鬼怪,不用六合转动,单是以年为单位的天干地支转动,就能把他们转晕了。


……


对一般人来说,这只是困阵,对妖魔来说,这就是要命的炼魔阵了。


只是这需要消耗星辰之气,不过山崎没想杀他们。


目的是困住他们,好切断大赵的援军,让周烟雨可以有更多收获。


……


1月12日。


李铁拐与蓝采和回到大周东路军军营,没有多说什么,但直接回房间修息。


只是看着他们房间里的东西,顿时目瞪口呆。


桌上地上堆着整坛整坛的酒水,整箱整箱的衣物,便是连鞋袜都准备了,还有整盒整盒的药材与灵石。


两人面面相觑,怎么办?


蓝采和琢磨,“退了?”


“你当做买卖啊。”


“收了?”


“这礼遇之恩,怎么还?”


“呵呵……”


李凝阳感叹,“罢了,也只能去禀告我们看到的了。”


“你说夺城之事?我们空口无凭,她要是不信呢?”


“那就跟我们没关系了,也正好撤身退走。”


“如此甚好,我们再待下去,只怕因果缠身,越陷越深。”


……


君既然以国士待之,两个金仙也只能为君分忧了,好报这份因果。


两人向静晴公主禀告,结果大大的超出预料。


静晴公主听闻周烟雨夺下了大赵王都,不但深信不疑,赐下奖赏,还下令起兵出击。


兵分三路,七成越过中部地区,冲去大赵腹地帮忙,二成看守中部地区。


一成维持治安,顺便征召民间人士,帮忙做个兵马庞大的样子。


……


对于这份信任,两个金仙感动之余,也是无语了。


这因果怎么还啊,他们现在真成静晴公主的门客贵宾了。


不仅如此,静晴公主出兵,是听了他们的通风报信,他们也就彻底卷入大周与大赵的战争之中了。


这因果,老天,这怎么搞啊!


……


2月23日。


静晴公主率一路精锐,四十天日夜兼程,飞越四千多万里,赶到大赵都城,宣告大周全面进攻大赵,夺国之战开始。


此时,赵都易主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由于赵王此时仍然在被周烟雨追着一路南逃,没有半点好消息稳定人心,大赵的很多城池都被劝降了。


不过消息还没传到远处,静晴公主安排大赵降臣,四处去宣扬,好进行劝降。


……


另一边。


大赵禁军拱卫着大群累赘,跌跌撞撞,士气低落的逃跑。


累赘包括赵王的爱妃们,重要的王族们及他们的家眷,还有他们的奴仆。


以及追出来一起逃跑的王族亲戚,与一些重臣及他们的家眷和奴仆。


还有这些人的亲朋好友,以及他们的亲戚,总之是一拖一大串人,加起来过足有十万人。


开始个个像大爷,每天都要扎营,拔营时拖拖拉拉。


搞得禁军们怨声载道,因为他们的家眷和亲朋还在城里。


不过赵王一开始昏迷不醒,不能主事,谁也没办法。


只能多用符箓,幸亏大赵的城镇中都有卖的,沿途可以补充。


但由于事情突然,这些人都没有带足飞行符和神行符,也想不到最后多了如此多的累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