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 第1793章 伏击战的反袭

第1793章 伏击战的反袭

作者:孤风寂 返回目录

金风锏以金灵气塑造,兼有风灵气。


刻有天风阵,可吸收风灵气,释放罡风,作飞剑用时,增强速度。


……


金风锏亮出就打,一道青色的巨大罡风,把巨龙切开两段。


顿时引来一片欢呼,不过戛然而止。


因为两段巨龙化为无数水剑,一股脑的砸向五行兵阵。


禁军统领连连挥锏,放出数百道罡风,这才吹散了绝大部分水剑,没让他们伤害兵阵。


还没松口气,发现又来了一批,只得继续挥洒法力。


周烟雨却轻松的很,对她这个水之巫来说在,控制水灵气只耗费心神,不消耗法力。


并且散掉的只是水剑,不是水灵气,这样越打下去,这里的水灵气越多。


…… 首发域名m.xbiqugela。com


禁军统领一连四轮,法力不足,连忙嗑药。


再来三轮,再次嗑药,但药力都来不及发挥了。


眼睁睁看着额外的一条巨大水龙冲向兵阵,眼看只是把兵阵给冲散了,顿时安心了。


连反噬,也感觉没那么痛了。


周烟雨停下攻击,“现在可以投降了吧?”


“妄想,我大赵高手如云,会有人收拾你的。”


“我知道,但他们都跟着赵王。”


“嗯?”禁军统领大惊,“你知道赵王不在这里?”


“早知道了,你们逃了那么多人,虽然都说赵王昏迷,但越是这样说,我越不信。”


“为何不信?”


“哈,我又不傻,一个昏迷的王,会跟着大部队拖拖拉拉的逃亡吗?早该由高手护送着逃往安全的城池治疗了。”


声音传开,逃跑队伍都听到了,顿时面面相觑,这么长时间他们也怀疑过猜测过,如今终于有人帮忙证实了。


禁军统领做努力打岔,“那你为何不追击我们?你一直在放任我们逃跑,对不对?那是担心我们中的高手拼命死战,徒增死伤,对不对?”


“呵呵,不放你们走,怎么知道赵王会在哪里伏击?”


“什么!”


禁军统领终于懂了,敌人一直在玩他们。


“我还知道,赵王如今就在上河城,率领着至少两百万战兵,可惜啊,他的心太狠了,宁愿舍弃你们,也不愿意暴露。”


“哦,对了,实际上,他一早在带人离开的时候,就带走了他认为的有用之人,那时候就舍弃了你们。”


“所以投降吧,此时此地,你们这些弃子已经没用了。”


周烟雨的话,令众人沉默,士气低落到极点。


赵王带着高手出现了,“一派胡言,本王怎么会见死不救!”


他听到情报,不得不来。


否则王室亲戚就会怨他,他带走的毕竟是少数,这里也只是重要的,大多数庸人都在王都当俘虏了。


也正因为如此,要是这些人也被俘虏,回去一说,他在王室之中就没地位了,大赵王室就会分为两派。


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也不能让他发生。


想清楚了这些,赵王立刻起兵匆匆赶来救场。


……


“大王!”


“大王来了!”


“大王没抛下我们!”


“大王万岁!”


在大赵人士的欢呼声中,周烟雨示意部下用符箓撤退。


她则留在半空中,吸引注意力。


周烟雨不慌不忙的拱手,“赵王安好?”


“哼,本王今天就擒下你,看你有何话说!”


“在这里擒我?赵王啊,你选错战场了!”


周烟雨挥手,两条水龙拔地而起。


“雕虫小技,看本王破你!”


赵王祭出一套朱雀烈焰旗,旗阵飞上天空,吸收火灵气,转为烈焰。


整片天空都是火光,涉及方圆几百里,热力环射,令人胆颤心惊。


赵王捏诀引火,先是头,然后是颈子,身体与翅膀,一只足有几十里的朱雀从火海中展翅飞出。


舞翅扇风便掀起两道无边热流,撞向两条水龙。


水火交汇争锋,大量白雾滚滚生成,向四方涌动。


不久之后便扩散千里,虽然稀薄,但也影响到了视野。


远处的周军开始行动了,早料到大赵会以火,来克制周烟雨的水,这大雾就是信号。


大军以飞行符飞天而行,直袭难赵城,断其大军后路。


之后能不能拿下赵王,就看双方气数了。


……


虽有薄雾掩护,但一到城附近,那数量巨大的法力,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


“敌袭!”


“快通知陛下!”


“杀!”


其实不用通知,周军快人一步,抢先使用雷丸。


几百万枚雷丸一气砸出,轰隆隆隆的雷声震天动地,如何听不到啊!


……


“哪里打雷?”


“不好,大王,大量周军去了难赵城!”


赵王闻言愣了,“什么!哪里的援军?”


“啊!”


不用国师再说,他也反应过来了,如今离赵都之战已经有三个月了。


若大周不惜代价,确实可以遣一大军来支援周烟雨。


而周烟雨既然料到他会围她,那么反过来拿自个儿当诱饵也是有可能的。


迷惑赵军,抄赵军的后路,把大赵几百万的战兵,堵在雄关之间。


……


赵王气得咬牙切齿,差点要吐血。


但现在的问题是,到底是往前,还是往后。


往前是追击周烟雨的二十万大军,他们已经是疲惫之师,定能有所收获。


但身后局势不明,万一后路被周军堵了,赔的可能不止二十万大军。


可若是周军实力不足,他等于是放过了周烟雨这大仇人,不甘心啊!


……


“陛下快走!小心被夹攻!”


禁军统领眼看赵王犹豫,知道他多想,连忙大叫提醒。


赵王顿时一个激灵,是啊,对方能派兵去打后方,自然也可以派兵来前面。


周烟雨的撤军,搞不好是激他上当,只要去追了,就会进入包围圈。


“撤!全军后撤过河!”


赵王有些庆幸,大吴多水道,都备有凌波符之类,有的还有行舟符或木舟法器。


渡河没有问题,只是就怕周烟雨捣乱,她的水法厉害,若是在河上,这北岸的几百万将士怕要折损过半。


找谁断后呢?国师?


赵王看向国师,国师当没看到。


“大王快走,臣在此断后!”


禁军统领飞了上来,他体内的丹药之力都发出来了。


“好,那就有劳爱卿了,待爱卿归来比加封爱卿为侯!”


赵王躬身一礼,然后就跑了。


当真是说的非常好听,做得一塌糊涂,因为他把天上的那个法宝,朱雀烈焰旗阵也带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