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灼灼其华桑之落矣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糊涂一点

第一百二十二章 糊涂一点

作者:一十公子 返回目录

“丫头,看来你就是慧人大师要等的那人。”灵一大师道。


我?


“那枚陨戒呢?”她抛开那些疑问,想要知道陨戒的下落,问道。


“两百年前,古夏王朝亡国时,那枚戒指也不见了踪影。大周皇室也找了近两百年了,所有记载了有关陨戒的书籍,不是被烧、被毁,就是全收进了皇宫。”


“所以,藏经楼里才没有古夏王朝的史书!”


“是啊!不过,这两百年间有关陨戒下落的流言有两种,一种是陨戒被古夏王朝的后裔藏起来了,一种是陨戒已经毁于战火。”灵一大师淡然道。


“老头,我总觉得这云隐寺……和古夏王朝的关系没那么简单。”


“哈哈哈!丫头,有的时候糊涂一点更好。”他隐晦道。


“也就是说,你知道陨戒的下落?”


……


灼华走出禅房时,天已黑透了。仰头望去,满天的繁星,一闪一闪的,比其他都要亮一点的酷似勺子状的北斗七星,为迷路的人指引着方向。 记住网址https://m.xbiqugela。com


我的方向又在何方?


“主子?”云风出现在她眼前,唤道。


“哦,云风。走吧,我们去山庄看看。”


*


静雨阁内,乐仪和小雅都在,一人做着针线活,一人研究医书。


“乐仪,你跟在小姐身边很久了吧?”


停下手里的动作,乐仪轻声道:“嗯,我和小姐是一起长大的,有……十二年了吧。”


“十二年?真好。”


小雅弯弯的眉眼含着笑意,语气里也透着羡慕和期盼。


“乐仪。”云兮若走进院子,见那二人正聊着,叫道。


乐仪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二人对视一眼,慌忙的起身见礼道:“见过世子爷。”


“行了,起来吧。怎么只有你二人在,妹妹呢?”


“启禀世子,小姐带着云风和云清去了云隐寺。”


“云隐寺?何时去的?”


“午后就去了,小姐说有问题想请教灵一大师。”乐仪按照灼华交待的答道。


“她出个府还真是随意,都不需要向我这个母亲请示的!国公府何时变得这么没有规矩了?”二夫人苏氏前脚刚踏入静雨阁,就听见了里面的对话,冰冰的又含着怒气的眼神砸向乐仪和小雅二人。


“是啊,完全不把国公府的规矩放在眼里,母亲,我看大姐有必要好好学学规矩。”云灼音紧跟其后走进来,面带讥笑,火上添油道。


完了,今日是什么日子,怎么都来了?


“见过二夫人、二小姐。”二人齐齐见礼。


“母亲,你怎么来妹妹的院子了?”云兮若也转身行了一礼,惊讶道。


“她成天待在静雨阁不出来,听说又病了?我这个做母亲的怎么也得来探望一二,不过,这好像没病,又私自出府了。看来上次的……”处罚二字还未说出口,就被人截了话。


“启禀二夫人,小姐不是私自出府,国公爷同意了后才出府的。”乐仪跪在地上,垂首掩眸,辩驳道。


“夫人正在说话,哪轮得到你插嘴。掌嘴。”二夫人身边的如嫣斥责道,又给身后的一个嬷嬷使了一个眼色。


小雅连忙挡在乐仪前面,卑微的解释道:“还请二夫人恕罪,乐仪只是一时口快,并没有要冲撞二夫人的意思。”


“母亲……”


苏氏看了一眼云兮若,既生气又无奈,自己的这儿子,从小就护着那丫头,也不知当初那贱人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


松开袖下紧握的拳头,冷道:“行了,既然不是私自出府,我也就不追究什么了,不过你们,一人十大板子,好好记着国公府的规矩。”


“是。”二人磕头答道。


一行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苦了乐仪和小雅,“啪啪~”的板子声都传出了院子。


另一边,灼华三人借着微弱的月光,走在密林的小道上。


隐在暗处的云清现身,低语道:“主子,你听。”


灼华停下脚步,三人静静的站在原地,屏息凝神的感受着周遭的气息。


“太静了。”灼华凝眉沉声道。


“可能有埋伏?”


“应该不是针对我们的,上树看看情况再说。”


三人嗖嗖嗖的分站两棵树干上,利用夜色隐去自身行踪。


沉重的喘息声渐近,一人捂着受伤的手臂向这边靠近,一身伤痕染红了白衣。


突然六名黑衣人从暗处现身,将人围在中间,带头的黑衣人阴狠道:“你的命很值钱,这儿就是我们给你准备的葬身之地。上~”


白衣男子立马做出攻势,应对六人的夹击,不消一会儿,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


痛苦声在林间传来,紧接着是沉闷的吃痛声,“啊~”


树上三人皆是一怔,一条胳膊落在男子的身侧,这时的白衣彻底成了红衣,失血过多的脸色,如新刷的白墙,异常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