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七十二章 野生的道士

第七十二章 野生的道士

作者:凤嘲凰 返回目录

两小时后,廖文杰祛毒完毕,收起【净天地神咒】走到里昂的手提箱边,找出纱布让周星星帮忙包扎。


不吹不黑,这本小册子真是个宝物,驱邪护身堪称万金油,哪怕专业不对口,用来拔除尸毒,效果也是一等一的厉害。


要不是和吸血僵尸战斗时间太久,导致尸毒顺着血气扩散,根本用不了两个小时。


原地和周星星聊了一会儿,廖文杰见里昂迟迟不回,打了个哈气睡在轿车后排,时刻不忘抓紧时间修炼。


周星星:“……”


林间野风一吹,惊得他打了个寒颤,赶紧跑到车里坐好,同时惊叹廖文杰心太大,这种时候都能睡着。


天色渐明,周星星提心吊胆,想睡又不敢睡,在驾驶座上直点头。


这时,天边小黑点靠近,一脸郁闷的里昂落在车边。


他前脚刚落地,廖文杰便睁开了眼睛:“里昂,看你郁闷的样子,被他跑了?”


“那家伙太狡猾了,见甩不开我便钻进河里,如果Lily没事,他肯定插翅难逃。”


说到这,里昂叹了口气:“功亏一篑,明明再拖十分钟,天就亮了。” 一秒记住https://m.xbiqugela.com


百合花被手雷炸……呃,按照里昂的说法,是战斗时被僵尸操控火焰的特异功能所害,走得十分壮烈。


是真是假,廖文杰懒得计较,反正Lily的继承人一抓一大把,哪怕零下四五十度,里昂都能种出来,不缺这一盆。


无语的是,里昂总是纠结于Lily的指引,仿佛没了百合花,他就找不到鬼了。


“阿杰,吸血僵尸白天不出门,晚上才开始活动,我先回家一趟,下午带Lily去警署找你。”


“别迟到就行。”


廖文杰挥挥手,让周星星赶紧开车,里昂什么都好,就是会说话。


可惜了。


“先等等,之前时间紧迫没跟你算账,现在把话说清楚,你踹我那两脚是什么意思?”


里昂指了指自己的脸,为了保留证据,他忍辱负重,以至于鞋印现在还在脸上。


“为了救你,阿星可以作证。”


“少来,你可以踹别的地方,没理由每次都是脸。”


里昂冷笑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分明是嫉妒我英俊的容貌,美名救我,实则下黑脚毁我的容。”


“阿星,怎么还不开车?”


“车坏了,我已经喊人了。”


……


警署。


周星星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面前是金麦基和孟超,两人昨晚被青山精神病院抓走,今早核实身份才得以离开。


“你们这两个废物,让你们去查案,结果被精神病院抓走,警署的脸都给你们丢光了。”


周星星拍桌子锤板凳,颇具领导威严,他以前经常被骂,久病成良医,现在信手拈来毫无做作之意。


“不是啊,老大,我们很努力的。”


“是啊,是啊,我们已经查到那只鬼的身份了。”


金麦基将档案放在办公桌上,周星星打开看了一眼,传给沙发上睡觉的廖文杰。


“杰哥,让你说对了,的确是个霓虹鬼。”


廖文杰睁开眼,接过档案看了起来,疑似晚期智人的吸血僵尸名叫三宅一生,军衔大佐。毕业于陆军士官学院,职业军人,差一步就是陆军少将。


当年霓虹挨了两下狠的,无条件投降,三宅一生受不了这个刺激,在集中营指挥部,也就是警署切腹自尽。


就军衔而言,在霓虹的军队体制里,大佐已经非常威风了,如料不差,三宅一生就是鬼巢的老大。


翻完档案,廖文杰眉头紧皱,收获不少,随之而来的疑惑更多了。


还是那句话,为什么三宅一生死后会变僵尸而不是变鬼?


为什么每年中元节都有鬼门大开,非得挑今年出门遛弯?


是巧合,还是冷饭吃厌了,想来口热乎的?


总不能名字里带个‘宅’,所以是家里蹲吧!


应该不会,三宅一生又不是平成人,他那时的战舰还只是战舰。


“老大,这位靓仔是谁啊?”


金麦基小声问道,孟超也十分好奇。


啪!


周星星一巴掌拍在金麦基脑门上,拉下墨镜,板着脸道:“没大没小,要跟我一样喊杰哥。”


“不是吧,老大你可是总督察……”


“哼哼,你们懂个屁。”


周星星瞄了眼四周,小声道:“杰哥的师父是总警司,没退休之前是我的老大,师兄一抓一大把,随便挑一个都是警司级别。他阿叔在总区管重案组,阿婶是高级警司,过两年就是总警司,让你们喊‘杰哥’是栽培你们,一般人想喊还没这个资格呢!”


“老大,你继续栽培。”


……


临近中午十分,里昂抱着一盆新的百合花走进警署,和廖文杰碰头之后,拿起档案扫了一眼。


“里昂,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廖文杰将疑惑说出,直觉告诉他,这里面肯定有隐情。


“剧情需要,这还是你说的。”


里昂耸耸肩:“我是抓鬼专家,不是抓鬼侦探,不管这里面有什么阴谋,把所有作奸犯科的鬼全干掉,有问题也OK了。”


似乎有点道理。


廖文杰点点头,意有所指对里昂道:“我有重大发现,三宅一生不是僵尸,他是吸血鬼。”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里昂,吸血鬼……也是鬼。”


“别说笑了,吸血鬼虽然沾个‘鬼’字,但从本质上讲,属于活死人的范畴,心脏不跳的那种,和鬼是两种概念。”


所以啊,这就是你怼不死他的原因。


廖文杰默默吐槽,因为里昂认为吸血僵尸不是鬼,所以他的阴间道具统统无效,哪怕核心理念的牛奶,对上三宅一生也屁用没有。


这就是他特异功能的致命缺陷,准确点,是他脑子有缺陷。


在不合理的框架下追求合理,他说行,不行也行;他说不行,行也不行。


就很生草!


廖文杰很想告诉里昂,他之所以是抓鬼专家,和牛奶、保鲜膜没有任何关系。


根本之处在于念力,因为他多到变态的念力,能以能量干扰的方式扭曲了他身边的现实,让一切朝着他所想的方向发展。


话到嘴边,廖文杰选择放弃,和一个神经病讲道理……


万一赢了怎么办?


而且,真要是把里昂说通了,说懂了,他更进一步的可能性很小,十有九八会功力尽散,沦落为普通的精神病患者。


“对了,阿杰,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里昂推了下墨镜:“来的路上,我路过荒郊野外……”


“你去荒郊野外干什么?”


“放水。”


“……”


“我路过荒郊野外的时候,发现一个道士,他就住附近。”


“在哪,快带路。”


廖文杰眼前一亮,终于,这么久了,终于让他碰到了一个道士。


荒郊野外,听起来还是个野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