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我的夫君是乞丐 > 第五章 第一本古代小说

第五章 第一本古代小说

作者:林三岁呀 返回目录

原本要买包子和生活用品的钱已经没有了,便又当起了乞丐,幸好得了好心人赏了几个铜钱。


想着虽然安安说不要包子,但他还是买了。


兴冲冲地跑回到家里,结果没看见林安安,刚准备出门寻找就看见了她回来。


轻声,“安安你去哪了啊?”


陆湛清看着林安安两只手里拿满了东西,脸上还脏兮兮的。


猜想道:“你去后山了?”


“嗯,闲着没事干,想去山里找找有什么可以吃的。”


可惜只有这些,林安安撇了撇嘴,看着自己手中的东西。


“以后不要去了,要是遇到危险的事情怎么办!”陆湛清担心的看着林安安。


他常听别人说,后山之中有野狼之类的动物,他害怕林安安会遇到危险。


如果出了什么事情…… 一秒记住https://m.xbiqugela.com


陆湛清摇了摇头,他自己也不敢想象。


“不会的!你不要瞎担心了。”


为了避免陆湛清继续说下去,林安安赶忙扯开话题。


“噔噔噔!你看我都挖到了什么?”


陆湛清看着林安安的左手里。


一把的树莓,有些已经被挤烂掉。


“唉……”


林安安低头看向手中,“被我不小心挤烂掉了。”


“不过没关系!”


她又神秘的超陆湛清眨了眨眼睛,“我兜里还有!”


陆湛清顺着她的眼睛,果然看见了兜里的树莓。


“还有一些野菜!”


陆湛清开心又无奈的看着林安安,“我的安安真的很棒,都知道心疼夫君了。”


“谁……谁心疼了!”


林安安口吃道:“我…我只是为了我自己而已。”


“是是是~”


“我的安安只是为了自己开心就好,”陆湛清宠溺的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安安开心就代表着夫君我也开心!”


林安安看着陆湛清说情话张口就来的样子,“你平时……也是这样子对别人的?”


陆湛清楞了一下又严肃的回答,“我只对你这样。”


吃了简单的炒野菜和饭后点心树莓后,陆湛清拿出之前林安安交代他买的纸张。


“安安,你要的纸张。”


“这么多?”林安安诧异的看着手中的一叠纸张。


“我不知道你需要多少,我就花光了家里的所有钱,全部拿去买纸了。”


林安安楞住了,“你是傻子吗?”


她没想到陆湛清竟然会拿全部的钱去买一叠纸张回来。


现在自己的心情真的是……无奈又高兴。


陆湛清看出了林安安的不高兴了,“你别不开心,下次我肯定跟你问清楚再买。”


“下不为例哈~毕竟我们还得生活啊!”


这苦逼的日子。


林安安插腰看着眼神带着无辜的陆湛清,“而且这小说也不一定成功,我本来就打算写几万字试试水的。”


“你一定会成功的!因为我的安安最厉害啊,”陆湛清一脸绝对没有错的表情。


次日。


跟往常不一样的是,今天陆湛清没有去乞讨,而是在家里奋力的抄书着。


另一边的林安安也提笔在石块上思考着小说的思绪。


虽然说《霸道夫君爱上我》这种文在前世已经是烂大街的梗了。


但在古代没人写过啊!


这种文只要提现男主的强大,女主的坚韧还有全剧的狗血就好。


想当初自己看的第一本入门言情小说就是这种类别。


思考好后,林安安就开始奋笔书写。


时间飞逝,夜晚将近……



陆湛清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外面天色已黑,“安安,差不多休息一下吧。”


“嗯,好”


林安安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


她已经写了一万字了,故事的主人公是围绕着女主被迫嫁给给城里的富贵公子开始写的。


这本书林安安给它的总结就是……要有多狗血就有多狗血!


她把写好的小说平整摊好,转头道:“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县里。”


陆湛清没有问林安安要做什么,反正她的事情,陆湛清一向无条件支持!


“好!那明天早上我叫你起床。”


商量好的两人快睡了过去,一夜无眠。


初春的清晨,湿润润的风轻轻地扫着,从破着的大门窗外穿了进来……


林安安感觉一丝春意。


她微微睁开眼睛就发现陆湛清的脸颊竟然贴着自己。


林安安吓得一把推开!


这才发现是自己搂着对方的腰,重点是她的脚还死死缠绕着陆湛清的双腿上。


两人的身体抵死纠缠着。


“怎么了……安安。”陆湛清被林安安的动静给惊醒,揉了揉眼睛,“好像还早呢!”


“我……我睡醒了…就…就先起了。”


林安安小心的,想趁陆湛清不注意时翻回自己原来的位子。


“不许走!”


陆湛清一把拉回林安安,单手紧抱住她,“抱着安安,我都舍不得起床了。”


林安安白嫩的脸蛋上瞬间爆红,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


“你你你……你……”


陆湛清看着面红耳赤又结巴的林安安,觉得甚是可爱,他觉得自己每天的乐趣就是逗逗林安安。


以前的自己只是为了感恩她所以成亲的,自从两天前她忽然发烧,后来好了之后。


后来发现林安安变得不一样了。


时而沉稳冷静,又时而可爱的像个小孩,他的感情也从感恩变成一种很复杂的感觉。


尤其在之前林安安提出离婚时,他的心都疙瘩了一下。


陆湛清垂眸,摸了摸她的秀发,心里默念道:“我爱你。”


此时林安安的内心是复杂又无措的。


她想着早日与陆湛清离婚,好回到自己单身宅女的身份。


但这几日的相处下来后,林安安有种自己错过他,就不会再有这么宠爱她的人出现了。


……


一个已经确认自己的心意,另一个还在徘徊着的两人,不知不觉的也走到了县里。


“陆兄弟啊!这么早就来交书的吗?”


书店老板刚开门就看见远处缓缓走来的两人。


其中一个是他知道,另一个小姑娘就不认识了。


那小姑娘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一身粗布麻衣,确笑靥如花的对着一旁的陆湛清。


“是的,昨日带回去的已经抄写完。”


陆湛清从怀里取出抄写的书本递到书店老板手中,“想着早点送到你手里,才特意一大早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