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359章 被梦魇养大的孩子(第一更)

第359章 被梦魇养大的孩子(第一更)

作者:我会修空调 返回目录

“回魂夜(E级主线任务):今天是死楼更替管理者后第十四年的四月四日,它等这一晚足足等了十四年,现在它终于找到了适合的身体,它也看到了未来中那个模糊的身影。”


“任务要求一:现在的你将死未死,你必须要在天亮之前找回丢失的三魂三魄。请尽快动身,它们有可能已经被招进了死楼某个房间里。只要有一个魂魄消散,你将永远无法退出游戏。”


“任务要求二:阻止回魂仪式,如果它成功回魂,那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任务要求三:在这个特殊的夜晚,死人和活人的界限将变得极为模糊,你会在生死边缘,亲眼目睹死亡。请在天亮之前,尽可能多的找出死楼内的活人。”


“任务提示:想要杀死它非常困难,因为活在活着的人心里,就是没有死去。”


“注意!因玩家等级和任务等级相差过大!额外追加任务提示——蝴蝶。”


“我生来便拥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不必蒙住双眼,看到的世界也一片漆黑。”


“我知道自己拥有一个畸形的身体,也清楚亲生父母的厌恶和嫌弃。”


“他们为我留下了一条条红色的花纹和黑色的硬痂,说这样可以让我变得顺眼和美丽。”


“日复一日的描绘,在肿胀的头颅开出黑色的花朵时,他们站在我的脸前,讨论如何处理我的尸体。”


“我也试想过讨好他们,假装忘记了那晚的话语,可失忆换来的却是抛弃,原来他们是那么想要和我撇清关系。” 记住网址https://m.xbiqugela。com


“零碎的身体从山崖抛下,我尽力张开被扯裂的双臂,骨肉和血珠朝周围散出,我拼命的扭动头颅,想让他们也看一看我长出的翅膀。”


“坠落入噩梦的谷底,梦魇和魔鬼盯着一言不发的我,它们奇怪我为什么不挣扎求救?我奇怪它们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难道这世界上,并不是每个孩子都像我一样吗?”


“从出生就被关进茧房,到最后长出了翅膀?”


“注意!该任务是游戏前期最重要的任务之一!请玩家务必慎重对待!”


蝴蝶是一个被噩梦养大的怪物,它拥有一个丑陋到窒息的灵魂,也正因为灵魂和身体上的畸形,所以它才为自己涂抹上了最艳丽的花纹。


韩非在脑海中提示音响起的时候,就分心去听,越听他越是感到惊讶。


第一个任务提示似乎是给出了杀死蝴蝶的办法,第二个任务提示则是在透露蝴蝶的过去。


仔细想想的话,第二个提示当中的每一句话都蕴含着大量的信息,不过韩非现在根本没有仔细思考的时间,他的注意力完全被另外一句话吸引住了。


“如果丢失的三魂之中有一个魂死了,那我将永远无法退出游戏?”


如果说这世界有什么事情比死亡更可怕的话,那就是被永远关在死楼里。


韩非之所以能保持心中的希望,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可以下线。


就跟上班总会下班一样,只要不猝死在岗位上,那好歹还有一点盼头。


“我可以保证自己不去作死,但我可不敢保证那些从我身体里拽出的魂做什么事情啊!”韩非其实也没弄明白那些灵魂到底是什么东西,他自己并没有感觉缺少任何东西,如果说灵魂是记忆的结晶,那被拽出的三道魂魄到底蕴含了什么记忆?


“必须要尽快找到那三道魂!”


韩非脑子里刚出现这个想法,他后颈突然感到一丝丝浸透骨髓的凉意。


转身看去,锋利的杀头刀就悬在他眼前,刚才他只要后退一步,刀锋就会直接碰到他的肉。


无头门神就站在韩非的身侧,地上那一颗颗头颅都睁大了眼睛在盯着他,一条条血丝毫无征兆浮现直接顺着他的耳朵钻进了他的脑子里!


“警告!”


系统似乎是发出了预警,韩非那一瞬间没有听清楚系统发出了什么提示,他只是感觉自己双耳巨疼,短暂失聪,什么都听不到了。


身体坐倒在地,韩非捂着自己的耳朵,血从指缝滴落。


忍着巨疼,韩非紧紧盯着门神,手里死死握着往生屠刀。


他确实很害怕,相比较门神来说也非常的弱小,但他并不会因此就放弃。


哪怕是神,也不能剥夺一个人求生的资格。


门神的身体轻轻颤动了一下,然后它向后倒退了几步,停在了4044房门旁边,那感觉就好像是他回想起了某种特别不好的事情。


韩非四周的人头缓缓避让开,那一颗颗头颅的表情十分诡异,他们脸上带着贪婪和犹豫,最后逐渐化为了一个笑容。


一道道血丝从韩非耳中滑出,门神似乎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此时追魂人的魂铃已经炸碎,哀乐正在接近,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楼上下来了。


门神就在4044房门旁边,等最后一条血丝回到它的身体上后,4044房间的门错开了一条缝隙。


整条四楼走廊上的血液和人头全部朝着缝隙涌去,同一时间,直到最后地上只剩下了一颗人头。


那头颅和韩非印象当中门神的头很像,被捏的血肉模糊,看着十分瘆人。


对视了大概几秒钟,门神捡起了那颗血肉模糊的人头,将其放在了自己脖颈上。


刚才从韩非耳朵里钻出的血丝,全部插进了人头上,血肉模糊的脸逐渐变得和韩非有些相似。


这诡异的情况让韩非有些不知所措,他在考虑是不是要趁此机会逃走,不过他又看了看门神手中巨大的杀头刀,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门神完全可以先让他跑出三米远,然后再挥刀。


“不要怕,我只是想要确定一下,你有没有骗我。”血肉模糊的头颅突然开口,似乎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门神将手中的刀收回。


“你偷看了我的记忆?”


“没有,我刚才准备翻动你记忆的时候,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非常恐怖和熟悉的气息,当初就是这股气息斩下了我的脑袋,所以我相信你没有撒谎。”门神顶着那血肉模糊的脑袋,看起来非常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