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他的甜蜜饯 > 第76章 午饭

第76章 午饭

作者:菠菠 返回目录

诡异的沉默在不大的办公室里弥漫开来,静得只能听见“沙沙”的纸张摩擦的声音。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转瞬来到了中午。


戴春春敲门进来:“霍总,到午休时间了。”


“我知道了,”霍浔头也不抬,“齐冲去给大家买午饭吧。”


齐冲倏地一愣,与戴春春面面相觑。


戴春春不知道霍浔这是想搞哪一出,千辛万苦把人从销售部调到项目组,又费劲巴拉地腾出空地给人放办公桌,现在却让人家去买午饭。


她硬着头皮试探地问:“霍总,要不我去吧?”


“你人生地不熟的,怎么知道午饭在哪里?耽误了大家你怎么交代”霍浔抬起头,懒洋洋地冲她一掀眼皮,又对齐冲说,“齐小姐,劳驾。”


齐冲生硬地点点头,走出办公室去征求项目组的饮食爱好了。


太阳毒辣,齐冲踩着高跟鞋一瘸一拐地奔走在各个餐厅之间,一脑门热汗往下淌,手上还拎着一堆稀里哗啦的外带餐盒,齐冲怕组员等得太久,走得有点急,一个不小心,就在台阶上崴了一下,重心顿失,眼看辛苦半天买好的午饭就要献给大地母亲,千钧一发之际,旁边却忽然伸出一双修长的双手,稳稳地把齐冲扶住了。


齐冲松了一口气,回过身来惊喜地看着天降神兵:“许文知!你怎么也在这?” 首发域名m.xbiqugela。com


许文知跟同伴挥手示意一下,扭过头来笑眯眯地说:“来这里吃午饭,刚吃完就看见一个漂亮姑娘要摔倒,英雄救美这种事舍我其谁。”


齐冲哑了一下,许文知在美国这几年,恐怕收获的不止是一身古铜色皮肤,怕是还有一腔油嘴滑舌。


许文知扫了一眼齐冲满满当当的双手,皱起眉毛:“你怎么拎着这么多盒饭?”


齐冲活动一下酸麻的胳膊,冲他笑笑:“我来帮同事买午饭。”


“你一个人?也没有人帮你吗?”许文知的语气有点不快,“给我,我帮你拎到公司。”


齐冲推拒了一下:“不用了,你去忙自己的事吧,我可以的,没有多沉,真的……”


许文知却不由分说地抢过她手上的盒饭,径自迈开长腿往前走了几步,才回过头来叫她:“走吧。”


齐冲无奈地叹了口气,连忙跟上。


二人来到万豪大楼下,齐冲想接过许文知手中的盒饭:“你快回去吧,进去出去还得刷卡。”


许文知拎着盒饭十分灵巧地躲开了齐冲的手,笑意盈盈地说:“没事,我长得这么帅,前台姐姐肯定会给我开门的,走吧,我给你送到办公室。”


齐冲只好带着许文知上了电梯,二人满载而归走进办公室,许文知一个外来客十分坦然地接受众人的注目礼。


注目礼染上了一层期待的柔光,饥饿的群众饱含深情地看着两人。


齐冲把盒饭放到空置的桌子上:“大家来吃吧,盒子上有标签。”


含情脉脉的目光立刻如有实质,人民群众循着饭香一起涌了上来。


齐冲一边擦汗,一边对许文知说:“你累不累,要不要喝口水?”


“不累,这点小事可比我跟着美国小老头到处跑轻松多了。”许文知随便地挽起袖子,顺手接过齐冲递过来的矿泉水。


有好事的同事探头问:“小齐,这帅哥哪家的外卖员?”


齐冲还没来得及回答,许文知一笑:“姑娘,我不是外卖员,我是齐冲的朋友。”


看热闹的同事“群起而哄之”,许文知欲盖弥彰地一笑,心满意足地享受一群人美妙的误会。


霍浔和戴春春听见声音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戴春春“咦”了一声,对许文知说:“你不是昨天那个……”


“是我。”许文知和颜悦色地冲她一笑的同时也没忘记和霍浔打招呼,“中午好啊,霍浔。”


昨夜两个紧紧相拥的身影在霍浔的脑海中反复播放,如鲠在喉地压在他的心脉上,卡得他血压都飙升了几十帕。


他慢吞吞地走到人群中央,极力忽视了旁边的齐冲,一开口,少见地带上了点火气:“许文知,你是来赔偿汽车修理费的吗?我不是说了,不、着、急。”


霍浔很少说话这么阴阳怪气,众人一时都没敢吭声。


许文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倏地笑了起来:“那倒不是,我只是帮齐冲送下午饭。”


“她是个成年人了,至于几份盒饭也拿不了吗?”霍浔转向齐冲,“还有,谁让你未经允许就带外人进公司的?万豪就是这样教员工的吗!”


饶是许文知再好脾气,此时心里也蹿起一层火,他敛去面上的笑容,面无表情地说:“几份盒饭?霍浔你没长眼睛,看不清这里有多少人吗?外面太阳那么毒,她一个人穿着高跟鞋跑来跑去,还差点崴了脚,你就是这么当老板的?”


霍浔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齐冲的鞋,确实是她最讨厌的高跟鞋。从前在美世实习的时候,齐冲就总是穿一双高跟鞋再在包里揣一双平底鞋,霍浔当时还动过心思,想要取消美世关于穿着的规章制度。


霍浔心思一顿,随后他若无其事地说:“我怎么当老板,用不着你来指指点点。我们不过是关系平平的同学而已。”


许文知一哂:“确实,我和你关系平平,但是,我和齐冲却是情非泛泛,路上看见老太太过马路我还要去扶一把,何况是她呢。”


情非泛泛……


霍浔寒着一张脸,室内的温度陡然降到冰点。


时隔三年,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已经进化成了暗潮汹涌,越发让人脑仁疼。


齐冲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打断两人“藕断丝连”的眼神,出面调停:“许文知,我送你下楼吧。”


“好啊。”许文知欣然送了齐冲这个面子,暂时放过了霍浔,“你给我介绍几个G市的景点吧,等忙完这段我想出去转转。”


霍浔阴沉着脸,走回了办公室,戴春春如释重负,立刻挥手驱散了围观群众:“散了散了,赶紧吃饭吧,下午不上班了?”


下午没有会要开,项目也刚开始推进,齐冲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策划书,觉得办公室里多了一个会喘气的死人脸,怎么都不自在。


然而出乎意料,霍浔非常安静,仿佛中午发的火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插曲,坐下来就在那安安静静地翻看资料。一个大活人,还没有旁边空气净化器的声音大。


空气净化器“嗡嗡”作响,旁边只有手指偶尔擦过纸张的细小动静,此时正是“吃饱喝足睡意浓”的时刻,齐冲大小就有午睡的习惯,就是到了销售部,这个爱好也没被撂下,平时看房的客户大都早上或下午来,中午人少,齐冲就会在办公室打上二十分钟的盹。


齐冲在办公室后面窝了一会,越发昏昏欲睡,白纸黑字的文件越看越像催眠符,齐冲用余光瞄了一眼远处的霍浔,他正在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屏幕。


齐冲放下心,支着下巴歪着头就睡着了,醒来时发现霍浔还是方才的姿势,房间里的空调却被人关上了。


齐冲揉了揉酸胀的眼皮,从电脑的缝隙里看了过去,霍浔不说话的时候的确是个赏心悦目的摆件,时间对他格外优厚,非但没有带走他身上的少年气,反而洗练出格外诱人的成熟。


霍浔既不是不知轻重的小青年,也不是沾花惹草的登徒子,他熟知各种社交潜规则,能够把“暧昧”这件事玩弄于股掌之间,之前走火入魔的安茗荷还历历在目。


明知道她不告而别,甚至在合同上伪造签名就是铁了心要离开他,霍浔就不该把她留在身边。


可是……


齐冲轻轻地晃了晃鼠标,驱走了脑子中乱作一团的想法。


齐冲坐久了不舒服似的动了动,略微舒缓了一下僵直的后背,努力把注意力转回到工作上来。


就在齐冲盯着电脑屏幕沉思的时候,霍浔突然起身朝她走过来。


齐冲吓了一跳,霍浔却拿着一摞厚重的文件放在她桌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把这些文件各自复印十二份,顺便通知组员开会。”


齐冲抱起文件要走,霍浔却把一只手轻轻地搭在文件上面,不疾不徐地敲了两下,压低声音说:“我希望你能公私分明,不要把个人情感带到工作中。”


齐冲没动,同样用耳语似的声音说:“共勉。”


霍浔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笑了,转身溜达回自己的座位。


齐冲揣着文件往复印机走去,感觉霍浔这几年变得愈发摸不透了。


文件很多,齐冲复印了半天,戴春春从一旁路过,看见了她,就走上前来搭话:“小冲,那个……中午那个帅哥……挺帅的啊。”


齐冲盯着复印机往外吐纸,随意地点了点头:“挺帅的。”


戴春春干笑一声:“就是有点黑,也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他跟咱们是同行,那是天天跑工地晒的,”齐冲不知道想起来什么,抬起头冲她笑了一下,“你不觉得很像古天乐吗?”


戴春春欲言又止:“挺像的……”